产品分类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迪士尼越做越大,美国的中小影视公司却越来越难

2019-09-04 23:55

原标题:迪士尼越做越大,美国的中小影视公司却越来越难

只是依附于Netflix这样的巨头,去对抗迪士尼这样的巨头,这样的“稳定局面”究竟能给持续多久,如今看来还是未知数。毕竟外界普遍认为,Netflix等之所以愿意提供这样的合作机会,是因为其在电影内容上的空缺。如果有朝一日,当Netflix的自制电影业务成熟、小众电影的阵地向网络端倾斜时,或许会进一步压榨中小型公司的生存空间。

《猎杀本·拉登》

中小型影视公司,会成为好莱坞的历史吗?

说到创办于2011年的年轻独立制片公司Annapurna,很多国内的观众或许会感到十分陌生,但如果拉开它的片单,资深影迷一定会忍不住惊叹:去年几部颁奖季热门影片《副总统》《假如比尔街能说话》和《巴斯特民谣》,以及早前的《温柔杀戮》《猎杀本·拉登》都出自该公司,并且Annapurna还参与过《一代宗师》等片的北美发行。

值得关注的不只是公司片单,单论背景,Annapurna同样是来历不凡。公司创始人梅根?埃里森,是鼎鼎大名的软件公司甲骨文的总裁拉里?埃里森的女儿。在今年的福布斯富豪排行榜里,拉里?埃里森排名美国第五、世界第六。有这样富豪撑腰的Annapurna,自然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孩子,入行伊始就有着海量的优质资源,得以在短时间内迅速成长,成为美国乃至电影行业中令人瞩目的后起之秀。

梅根?埃里森

展开全文

早在成立第二年,Annapurna就参与了《无法无天》《大师》《温柔杀戮》和《猎杀本?拉登》四部影片的投资,其中《无法无天》和《温柔杀戮》都入围了当年的戛纳主竞赛单元去角逐金棕榈,《大师》入围了威尼斯主竞赛单元并拿下最佳导演奖,而《猎杀本?拉登》则是当年的奥斯卡大热。

更高的投入,确实曾经为Annapurna换回来了高回报。成本4000万美元的《猎杀本·拉登》拿下了9572万美元北美票房和1.33亿美元全球票房的成绩,而同样耗费4000万美元的《美国骗局》则撬动了2.51亿美元的全球票房,均为 Annapurna赢得了不少声誉。

《美国骗局》

但高投入也意味着更高的风险。在Annapurna的实际运作中,很多影片并不如《美国骗局》等那么好运。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的《大师》成本高达3200万美元,但全球票房仅2826万美元,显然不算成功;可即便如此,Annapurna依然“有钱任性”地参投了安德森的《霓裳魅影》,该片成本高达3500万,可全球票房仍旧只有不到4800万,从票房成绩上来看,也难以回本。

《底特律》

然而Annapurna却“任性”地将该影片放在了暑期档,目的仅仅是“为了和真实事件的发生时间呼应起来”。同时片方还一反文艺类型电影的放映常态,首周末就高调在3007家影院大规模开画。在硝烟连天的暑期档,用这样不匹配自身量级的放映规模“正面碰撞”,无异于是自杀,因此上映后不久很多影院就因为上座率不佳,开始降低该片的排片率。

同时由于上映时间过早,影片又没能享受到颁奖季带来的红利(如影评人自来水等),相当于自行斩断了长线市场的可能性,最终只能以1690万美元的成绩黯然退场。Annapurna虽然未对外披露宣发成本,但按照开画规模和其从事风格来看,这一数字想来不会太低。在影片制作成本就高达3400万美元的情况下,这部影片自然又让公司承担了不少亏损。

似乎是为了彰显公司的独特性,成立于2012年的A24并没有将总部设在西海岸的好莱坞,而是选在了美国另一端的纽约。这家同属“A字辈”的公司,近几年来也出品过《月光男孩》《遗传厄运》等优秀作品。只不过A24其实是以发行起家,并在过去几年里推动多部中体量影片于全球范围内大卖,挖掘出了《伯德小姐》《灾难艺术家》《房间》这些独立电影的艺术和商业价值。

这种提前介入,既能保证影片不会过于晦涩和个人,也能让影片更有商业性和可营销性,进而为A24后续的宣传和发行工作奠定基础。与此同时,这样的风格也能保证影片的后续宣发工作与创作团队的创作思路一脉相承,进一步突出影片的“作者性”。

在参与《机械姬》的发行时,A24在美国的社交平台Tninder上为主角ava注册了一个账号,并与网友进行匹配和互动,最终将他们引导至影片的ins主页进行有效的宣传和曝光。当观众们看完影片再回头看自己与ava的聊天记录,也会恍然大悟之前看似有些奇怪甚至别扭的对话,实际上与影片内容相关,表达出了一个机器人对于人类世界的好奇。

最终本片收获北美2544万、全球3687万美元的票房成绩,对于一部当时主创知名度较低的中型体量软科幻来说,这样的成绩已经非常理想。《机械姬》的成功也让本片的导演亚力克斯·嘉兰得到机会执导下一部更高投资的科幻片《湮灭》,而主演艾丽西亚·维坎德也得以被挖掘,此后主演了《谍影重重5》《古墓丽影》等商业巨制。

除此之外,A24所重视的宣传渠道也和传统电影公司不同。在其他公司还在执着于像巨幅海报、车站广告等传统“硬广”时,A24却率先察觉到了互联网营销的重要性,早在成立之初就直接将宣传主阵地挪到了互联网平台上,进行最直接也最有效的曝光宣传。

为了吸引千禧一代的观众,A24将大约95%的宣传资金投入到互联网中,利用数据和分析将影片的宣传信息植入到各个社交平台里;在合作领域,A24选择长期和数据调研公司Operum合作,负责生成算法为影片寻找潜在观众,并将信息推给这些观众;此外,A24还与一家叫做Watson/DG的网络营销公司达成了长期合作,借助后者为影片在网络平台的宣发助力。

但喜欢“剑走偏锋”的A24,其实也会稳扎稳打。2016年,A24出品发行了该公司第一次主控投资制作的影片《月光男孩》,该片除了摘获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外,更是以400万美元的成本拿下6500万美元的全球票房。而这背后,其实就离不开A24在整个颁奖季里稳定释放口碑、逐步扩大放映规模等发行手段的功劳。

《月光男孩》导演巴里-詹金斯上台领奖

而在站稳脚跟后,A24似乎也摸到了一些“取巧”的方式:A24今年的片单显示,公司今年将要发行的影片包括了《葛洛利亚?贝尔》《别告诉她》《旧金山的最后一个黑人》和《仲夏夜惊魂》等,分别对应女性、亚裔、黑人(种族)和恐怖片等主题类型。

事实上,最近几年内就有大批优秀的独立制片厂,因为没能找到合适的立足点而在行业洗牌当中走向了没落。曾主发行过奥斯卡最佳影片《聚焦》和卖座喜剧《落魄大厨》的Open Road,在2016年包括《极速之巅》《承诺》《我所看到的都是你》在内多部成本不菲期的作品票房扑街后一蹶不振,逐渐退出舞台。之前能在颁奖季能够“只手遮天”的韦恩斯坦,也在韦恩斯坦本人接到性骚扰指控后倒闭,奥斯卡等奖项似乎又开始逐渐回到了好莱坞六大的掌控中。

Open Road曾发行制作过的非完整片单

面对越来越难的生存处境,中小型公司究竟该如何寻找立身之本?

成立于2014年的STX是一家专注于中低成本商业片的制片发行公司,其出品发行的喜剧《坏妈妈》是2016年的暑期档大黑马,以两千万的成本取得1.13亿的票房成绩。但光凭一部爆款无以立于不败之地,因此这家与中国企业关系不错的公司选择了更多依靠借助“外援”的力量。

《坏妈妈的圣诞节》

除了“需求外援”,发力小众市场则是众多公司选择的突破口。长期被视为是A24后继者和竞争者的Neon,近年来就将目光对准了纪录片发行。截至目前,今年公司的票房前三甲都是纪录片,分别是《阿波罗11号》《最大的小小农场》和《奇异恩典》。纪录片发行所带来的充足现金流,又能够为公司购买电影节热门影片助力,不久前,公司就买下了今年的戛纳金棕榈《寄生虫》等热门电影的北美发行权。

《忌日快乐》

因此,在找到了独特优势的基础上,这些中小型独立公司若只是想单纯做一个“小而精”的企业,则继续寻找优势和资源即可;但如果希望谋求更大的发展空间,意味着这些公司必须要寻找合适的“靠山”,也就是好莱坞的大厂们。

著名的新线电影公司就是标准案例。这家成立于1967年的独立电影公司虽然早在本世纪初就主导了《指环王》系列三部曲的制作与发行,但仍因为经营压力而在2008年合并加入华纳兄弟成为后者的附属。但也正是靠着华纳的资源支持,新线得以继续参与《霍比特人》系列的制作,并与温子仁一同推出了《招魂》系列的作品。

《招魂》

可是也有公司担心,这种合作模式看似独立,但实际上仍旧时刻被“大老板”力压一头,会受到很多限制,最终还是会逐渐变成好莱坞电影巨头的一部分。因此,包括A24在内,不少中小型公司也曾拒绝过大厂的投资,选择继续做一个独立的电影公司。

不过随着影视行业的发展,如今中小型独立制片厂又有了新的“依靠”——快速成长的流媒体平台。

因此虽然不少公司在这轮变革期中得到了暂时的“喘气之际”,可随着北美影视行业的再次洗牌和新格局的重新确立,存活下来的中小型公司们,或许得提前思考要如何去面对下一轮浪潮了。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8 至尊国际官网至尊国际官网-注册送48 All Rights Reserved